关于我们

甄士隐:从富贵乡宦到顿悟出家,跳出舒适圈的人生到底有多难?
时间:2021-09-05 01:33 点击:169 次

甄士隐是《红楼梦》开篇出现的人物,作为曹公“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,故将真事隐去”的引子人物,在开篇的第一回,甄士隐的人生便走出了超级递减的下滑轨迹,从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的望族乡宦,变成了半病半痴浪迹天涯的“犀利哥”。

当初,在姑苏阊门十里街仁清巷居住的甄士隐,生活过得是有滋有味。既有“情性贤淑、深明大义”的妻子封氏,又有“粉妆玉琢、乖觉可喜”的女儿英莲。家中虽不是金银满屋,婢仆成群,但是也是家资丰盈,从他一掷五十两银子加两套冬衣资助贾雨村上京赶考便看得出。

他的日常生活不过是看看书,逗逗娃,与贾雨村之类的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,醉了便睡到日上三竿自然醒,所谓“每日只以观花修竹、酌酒吟诗为乐”,小日子过得是优哉游哉、乐哉乐哉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人生总是起伏不定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甄士隐的这种幸福生活,从那个“黑色”的元宵节起便戛然而止了。

图片

在一个元宵节的晚上,家仆霍起带着四五岁的英莲去看社火花灯时,一时疏忽把英莲弄丢了。甄士隐夫妇半生只此一女,视若珍宝奉为明珠,失女之痛犹如摘心挖肝,把夫妇二人折磨得死去活来。

而且,祸不单行,屋漏偏逢连阴雨,在两个月之后,甄士隐家又被隔壁葫芦庙炸供引起的火灾烧成了灰烬,别人住在庙隔壁能沾一些平安福气,而在甄士隐这里却被葫芦庙害得倾家荡产。

尚未完全从失女之痛中走出来的夫妇俩,再次遭受了命运如此无情的打击。所幸甄士隐家还有些田庄,甄士隐只好带着一家人暂时到田庄上安身。

要么说人走了霉运喝口水都会塞牙,家被烧了之后在田庄栖身的甄士隐,又遇到了水旱不收之年,一时间盗贼蜂起,抢田夺地,鸡犬不宁,甄士隐一家在田庄上也过得极不安生。

无奈之下,只得将仅有的田庄都买了变现,投奔到其岳父家去。至此,甄士隐彻底地被推出了原来的那种“观花修竹、酌酒吟诗”的人生舒适圈。

所谓的人生舒适圈,其实就是指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学习工作生活的圈子。在这个圈子里,有我们熟悉的人和事,我们会感到舒服自在、无忧无虑。待在舒适圈的我们,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变成了“温水青蛙”,一旦“出圈”,我们会感到无所适从。

图片

“出圈”之后的甄士隐也是一样的,更背运的是他又遇人不淑。他的老丈人封肃是一个势利眼加心术不正之人,看到女婿如今狼狈落魄而来,不加以提携扶持不说,反而是“阎王爷不嫌小鬼瘦”,坑骗起女婿来了。

甄士隐将仅剩的一些田庄变卖折现的银子悉数奉上,托他买房置地安身立命,而黑心的封肃却“半哄半赚,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”。

事情发展至此,虽拥有“神仙一流人品”的甄士隐的人生短板也彻底暴露了出来,“不惯生理稼穑等事”,也就是说不会处理日常生活杂事。所以,“勉强支持了一二年,越觉穷了下去”。

在原来舒适的人生圈中,甄士隐有殷实的家底、和谐的家庭,可以恬淡惬意诗酒花茶。但是生活哪有一成不变的风平浪静,生活又哪里只有恬淡惬意的诗酒花茶。

一旦这舒适与平静被打破,被抛掷在舒适圈外,恬淡惬意诗酒花茶背面的柴米油盐吃喝拉撒就会扑面而来,它的沉重与繁杂会让“不惯生理稼穑等事”的你措不及防寸步难行。

就像甄士隐一样,自己不会打理生活杂事,只有交给老丈人,继而受到哄骗、白眼和挤兑。按常理来说,甄士隐是一个饱学读书之人,在遭遇生活变故之后,他完全可以发挥他的特长,就像贾雨村一样去做西宾,去买字作文,亦可维持生计。

图片

再不济,也可放下身段,在田庄上种种菜粮,温饱总是可以有着落吧;即使在将田庄变现之后,也可一分为二,一部分留作家用,一部分做一点儿小买卖,总是有进项的,不至于坐吃山空。

而他却一味地沉浸在过往的生活模式中,指靠老丈人,以至于受到糊弄嫌弃羞辱,“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善过活,只一味好吃懒做等语”。

本来就有失女之痛的旧伤,加上衣食不周医药不济,很快甄士隐便病困交加无比落魄,乃至后来“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”,变成了浪迹天涯的“犀利哥”。

甄士隐的人生舒适圈在阊门十里街仁清巷,他的生活舒适度和幸福指数与他距这个圈的距离成了正比。当他被火灾逼到田庄上时,他尚能自顾,因为他距离那个圈还不太远;当他又由田庄投奔到丈人家时,他是完全脱离了那个圈,他的生活舒适度和幸福指数急速下降为负数,身体和精神都“拄了拐杖”,到后来彻底成为了流浪汉“犀利哥”。

所以,舒适圈在某种程度上讲亦是“害人圈”,当你待在人生的舒适圈中舒舒服服地诗酒花茶之时,莫要只顾着诗酒花茶,“生理稼穑”的本领万万忘不得!

作者:温暖前行,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framboise-et-papyrus.com/guanyuwomen/76205.html
tag:甄士,隐,从,富贵乡,宦,到,顿悟,出家,跳出,
相关新闻